四川西昌森林火灾泸山正面明火基本扑灭
来源:四川西昌森林火灾泸山正面明火基本扑灭发稿时间:2020-04-03 15:06:34


德国超市中,售卖卫生纸的货架空荡荡。受访者供图

小莫说,“若疫情持续到六七月,可能明年初我也无法如愿毕业了”。

小莫说,之所以目前没有选择“跟风”回国,是出于两方面的考虑。一方面,他对德国的医疗体系还比较有信心。“只要医疗体系不崩溃,我可能不会考虑回国。”另一方面,从达姆施塔特回国,需要从法兰克福转机,“这一路上感染风险还是非常大”。

小莫介绍,起初聚会的人数被限制到只有5个人,“在街上,如果超过5个人一起行走,就可能会被警察盘问,可能面临罚款。后来,减到2人。”

虽然1月底德国就确诊了首例感染病例,但那时,城市的防控举措尚未开始。“那时,新冠肺炎疫情几乎没有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什么直接影响。”小莫说,直到意大利疫情大暴发,他才开始感受到城市防控的缩紧。

约翰逊还表示,“重要的是,确实患有这种疾病的人能够被检测为阳性,并采取必要的步骤在家里隔离,就像我和许多许多其他人正在做的那样。”约翰逊日前确诊感染新冠肺炎,并正在进行自我隔离。

“疫情下,在德国,虽然很多人还没意识到戴口罩的重要性,但是大家却成了‘洗手狂魔’。”小莫(化名)说,最近,他一天最多洗过25次手,每次都要洗够唱两遍生日歌的时间。

3月23日,默克尔宣布,在德国全国范围内限制公共活动,禁止超过2人的公共集会,要求民众在公共场所保持1.5米以上距离,禁止餐馆提供堂食服务等,但是上下班、就医、采购、个人室外活动等不受限制。

作为一名中国在德留学生,小莫目前还“坚守”在德国的达姆施塔特。从去年12月底开始关注国内疫情,到如今的欧洲新冠肺炎疫情大暴发,小莫向新京报记者讲述了4个月来,他在德国的所见所闻、所思所想。

“我们当时以为,国内发生的是一场大规模的流感,就像德国几年前也有严重的流感,都没太在乎。”小莫说。